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卷、鬼婴
    金色的秋总是夹杂着一丝冬的气息,每到夜晚,一丝丝寒风吹了进来,紧了紧身后的衣服,今天我没有出去听故事,也没有去记录,我不知道这种的故事那一天会写完,但是现在,心中却是思绪万千。

     一大早的时候,我接到一个电话,是一个哥们打来的,他说最近和一个女的好上了,准备工作不到位,现在女的怀孕了,鉴于他们俩个都没有稳定的工作和收入来源,孩子暂时不能要,看我能不能给拿点钱。

     哥们怎么说了,是一个比较放荡不羁的人,女人如果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是衣服,偶尔换件衣服,那么对他来说就是臭袜子,那个角落都会有那么几双。

     当然我这么的比喻,相信不少的女性朋友会骂我,但是为什么造就了这种人存在,本质上,我觉得女性应该反省自己,对自己负责。

     但是这小子对于兄弟们还是很义气的,记得又一次,那时候的我还是个小混混,在家里惹了点事,要出去躲一阵的时候,那时候仿佛所有把酒言欢的朋友都在一刻间消失了。

     当我问他的时候,他只问了我在哪里,让我在某某路口等着,记得那天下着雪,他穿着一件半袖,一双拖鞋就那么急匆匆的给我送来一万块钱。

     当时的我感动的只想哭,结果这小子捶了我一下,坏坏的一笑说:“外边照顾好自己,风声过了就回来,也不用太感动,到时候请我去玩就行”。

     到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这一万块是他四处从亲戚处借来的,此刻的他开口了,我没有办法不帮助。

     如果我不借钱,我将会失去一个好兄弟,如果我借钱了,那么将会失去一个小生命,一个还没有见过朝阳,呼吸一口这个世界的小生命,因此而丧失。

     但是没有选择,注定的事就是这样,他决定的事,我想我也改变不了,或许命运就是这样,当你不想失去某种东西的时候,总是在为失去而惆怅。

     这个世界是公平的,下面这个故事是发生在我大学时期的一件真人真事,逝者如川,祭奠好友。

     某些时候我也在问我自己,为什么在我身边总是会发生那么多的奇怪的事情,即使你躲避也躲避不开的。

     在这里我就将学校的名字不说了,毕竟这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事情往往就是这样。

     大学那会,我认识一个女孩,叫李丽,但是同学们都喜欢叫他小名妮妮。

     妮妮给我的感觉就是那种非常乖巧,努力学习的女孩子,平时的他穿着一件白裙子,扎着高高的马尾,整个人给人一种特别清纯的感觉。

     而且他的学习也是班级上名列前茅的,那时候的我不知道在学校干啥了,反正一个班五十人,我永远都在前十名,(倒数的)挂科那是家常便饭。

     像妮妮这种人,我怎么也想不到那种事会发生在她的身上,令我一辈子也不会忘却。

     当有一天的时候,妮妮找上我,眼神有些暗淡,明显的看到他刚刚哭过。

     当时怎么说了,他也算是我的女神了,那时候心里老是暗恋,但是鉴于自己的成绩和品行,还是不想害了人家,因为那时候的我不知道以后会干啥,靠什么赚钱养家(那时候想的真多)。

     妮妮对我说,可不可以借点钱给她,在我印象中,妮妮是一个很独立的人,从来不会冲人借东西或者钱。

     我问她干什么,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旋即妮妮的眼神有些暗淡,她说:“我有了,他不想要,要我去打掉”。

     话没说完,她的眼泪顿时如雨俱下,看的我心中顿时一阵痛,尤其是听到那句话的时候,我的脑子“轰”的一下,天旋地转。

     我真的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一遍又一遍的骗着自己,那不是真的,但是妮妮的表情告诉我,那就是真的。

     我不知道当时我说了什么,只记得冲进了宿舍,先是将几个舍友的零花钱全部搜刮来,外加上我自己的,全部给了妮妮,其中包括一块五毛的。

     打听到了伤害妮妮的那小子,我带上宿舍的兄弟们,当天晚上就去堵丫的,当时我的心中只有一个想法,为妮妮出口气。

     那小子那时候是个混混,在社会上也有点小弟,当我们四个在网吧门口堵住他的时候,那天晚上真的特别的血腥。

     我们四个单挑了二十多个人,结果是可想而知的,当天晚上听说是几名路过的人将我们送到了医院。

     在医院输液三天,总算是恢复了过来,当我在见妮妮的时候,他已经打掉了孩子。

     他告诉我会尽快将钱还给我,其实我不在乎那些钱,老实说,那时候在乎只是妮妮,希望他能尽快的恢复过来。

     平静的日子过了一段时间,当天妮妮再次和我见面,此刻的她双眼深陷,憔悴的已经不成人样。

     我问她怎么了,怎么会弄成这样。

     她说她最近每天晚上都会梦见一个血淋淋的孩子冲他喊妈妈,当天晚上的时候,他去上厕所,夜深人静的半夜时分。

     就在她洗脸的时候,周围仿佛禁止了一般,静的仿佛都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

     水龙头中的水“滴答,滴答”掉落,当妮妮上完厕所,厕所中一只血淋淋的小手伸了出来。

     妮妮当时吓的疯狂的叫,但是在看去的时候,却是什么都没有,马桶还是马桶。

     当她要回到寝室的时候,厕所的门突然乒的一声关上了,紧接着点灯开始闪烁不停,镜子中一个露着死鱼眼,全身血淋淋的小孩出现了。

     “妈妈,你为什么不要我了妈妈”

     小孩的叫声中充满了幽怨,确切的说更多是怨恨,一声声如同夜枭一般的叫声,如同指甲划在铁皮上,刺耳异常。

     当第二天人发现妮妮的时候,他躺在厕所中,同学将他送到医务室,只是说学习压力大导致的,开了一些安眠药之类的。

     妮妮躺在我怀里慢慢的睡着了,但是她的口中还是不断的说着:“它来了,它恨我打掉了她”。

     就这样,在操场上,我们坐了一下午,妮妮睡的很安静,偶尔还会嘴角露出一个笑容,但是不多久又会留下几滴泪水。

     我想她在梦里应该是看到了开心的一些事,或许遇到了感动到流泪的事。

     天渐渐黑了,当一丝风吹来,她长长的睫毛眨了眨,终于醒来了,她说谢谢我。

     我带着妮妮去外边吃了点东西,给他讲了很多的笑话故事,我想以此来冲淡她对那些不开心的回忆,大道理谁都会讲,但要是搁到自己身上,就不一定能释怀了。

     和我在一起的一下午,妮妮都显得格外开心,或许是我吹牛逼的能力强吧,总是能给她带来欢乐。

     我们溜达着,终于到了女生宿舍楼底下,我知道,再往前两步,就要分开了。

     人生就是这样,总有要分离的一天,我始终记得一句话,不知道是谁说的,说此刻的分离是为了下次的重逢。

     但是那一别,短短的几步路,却是最后的一别。

     第二天的时候,舍友小贱在我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推信我说,女生宿舍三楼305有人上吊自杀了,那是妮妮的宿舍楼啊。

     我听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不是妮妮,不会是她的。

     急忙套上一件外套,就冲了出去,当时警方已经封锁了现场,楼下宿管阿姨绷着脸不让我进去。

     那时候我的理智已经完全被吞没了,不知道当时怎么恐吓了宿管阿姨,直接就一口气冲上了三楼.

     在宿舍中间的电风扇上绑着一条床单拧成的绳子,上面吊着妮妮,她的双眼瞪着,头垂着。

     就那么死在了宿舍,同宿舍的几个女同学被吓的精神失常,带回警察局做完笔录后请假都回家去了。

     我告诉自己那不是真的,但是眼前的一幕不得不让我相信,妮妮确实已经死了。

     我的脑袋里昏昏沉沉,临走的时候,我发现她的头似乎抬起对我笑了一下。

     当我再次看过去的时候,是我多想了。

     之后被待会警察局做完笔录,我就回了宿舍,一晚上昏昏沉沉的睡去了。

     当天晚上我梦见了妮妮,他依然穿着一声洁白的裙子,扎着高高的马尾,一如既往的自信,清纯。

     她冲着我笑,她说她要走了,以后再也不会回来了,只是很抱歉,没有机会还我的钱了。

     在她的身边有一个全身血淋淋的小孩,我想要抓住妮妮,让她回来,却怎么也追不上。

     醒来后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学校全面封锁了消息,但我无心理会那些掩盖事实的东西,心里虽然难过,但是生活还得过,随着紧张的考试学习,距离妮妮已经过去一个礼拜了。

     但是当某一天的时候,我在新闻上看到了一起车祸时间,被撞的人抢救无效,已经死亡。

     摄像头匆匆一扫之下,我清楚的看到,那人正是妮妮以前的男朋友。

     或许这只是一个巧合,但是世界上很多事还是无法用科学去解释的,我毕业已经五六年了,当初不爱读书,如今却靠着写书写剧本来养家糊口,怎么说了,或许冥冥之中这些都是注定的。

     東在这里奉劝各位一句,珍惜生命,好好的爱护自己,如果你找到一个不能对你负责的人,那么就拒绝,负责后果是很严重的。

     这件事是真人真事,丝毫没有夸大其词,包括我做的那个梦也是,家里晚上一个睡觉的孩子们,适当的睁开眼看看,或许天花板上,就有什么东西在看着你们了?。

     下卷预告:《拔舌》背后议论别人,讲坏话是一种不道德的行为,传说要是人死了,生前嚼舌头根听信谣言的人会被阎王拔去舌头,水银灌耳,当再次轮回转世的时候,这类人就会变成聋哑人。

     李茹是一名大二的学生,最大的爱好就是听墙根(躲在暗处听人家说小秘密然后四处散播的人)但是某一天的时候,有人发现她死在了自己的宿舍,被拔去了舌头,双耳也被桃木钉贯穿,那么这其中到底有什么曲折,且看明晚的《拔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