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带我去长安吧
    呀?怎么不发一言就走?

     元季糊涂不已,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他顾不上害怕,慌忙一路小跑跟上。

     回去的路,绾绾并不着急,她放任大白虎自己控制速度。大白虎或快或慢,每每元季就快要跟上时,就故意加快几分,倒似逗着书生玩。

     呵呵,坏小白~

     绾绾一眼看穿它的把戏,坐在虎背抿唇偷笑,但并不阻止,一人一虎狼狈为奸。

     就在元季体力不支,双腿瘫软在地大口喘气之时,前方大白虎身形一闪,不见了踪影。元季心下一慌,忙双手撑地站起来,湿哒哒的衣裳在地上沾染了一身泥,肩上还带着几片落叶。他赶忙四下环顾,寻找大白虎和绾绾的身影。

     “傻书生~”

     女子娇媚的声音传来。

     元季呆怔,他朝声音方向寻去,不大一会儿,看见有火光出现。苍天老槐树下,大白虎跪伏在地,脸颊被火光照的红彤彤的女子斜倚在大白虎身侧,笑吟吟的朝他勾手指。

     元季开心不已,“姑娘,小生可找着你了”,他兴奋的冲到火堆旁。

     “停”

     绾绾在半空中打了个响指,“傻书生,我不要你报恩,火堆里有烧鸡,你吃了赶紧走,这林子马上就天黑了,夜里可是有很多妖怪出来活动的”,她半真半假的道。

     方才,她见这书生明明累的慌,依然紧追不放,执着的可爱。后来,即使摔倒在地,一身狼狈也不放弃,心下微动,不快散去了大半,这才出声唤他。

     “不不不,小生诚心来报恩,姑娘莫吓唬小生”,元季失笑作揖,这姑娘怎的这般唬人,昨夜自己在林子宿了一宿,别说妖怪,动物也不见一只,哦,当然了,今日遇上的大白虎另当别论。

     绾绾不高兴,这傻书生不相信她,她别过脸,气恼不已,“书呆子,是你自己爬上岸的,再说,我瞅你肚子也该饿了吧?”

     “咕噜~”

     书生的肚子非常配合的应了一声,“扑哧”,绾绾笑着回头盯住他的肚子,嘴角上扬,眼神亮晶晶。

     元季脸红,晌午落水挣扎的太久,消耗了大量能量,又跑了许久,早是饥肠辘辘。他看一眼火堆上架着的烧鸡,又飞快调开视线,暗暗嘱咐自己,不可不可,已欠这姑娘许多,不好再这般理所应当的索取,有违孔圣人教诲。

     “姑娘,俗话说有恩不报非君子所为,姑娘有何事需小生相帮的?”他抬头挺胸站的笔直,做出一副不为烧鸡所动的模样。

     绾绾垮下脸,这傻书生是赖定自己了么,不过……她眼睛滴溜溜的转一圈,坏心眼的取出烧鸡,递到元季鼻子下,自己撕了条烤的焦脆的鸡腿,把其余的硬塞给他,“真的不吃一口?”

     元季捧着香喷喷的烧鸡,咽了咽口水,努力转移视线。

     绾绾慢条斯理的吃完鸡腿,“书生,你说我救了你,可是我又觉着是你自己救了自己,与我不相干”,她擦擦手指,躺回刚才的位置,斜睨着他,“你非要报恩,我受之有愧,这又该如何是好呢?”

     “啊,这……”元季傻眼,是啊,这可怎么办?他皱眉,聪明的脑瓜子努力思考,“要不,姑娘就当捡了我回去?我留在姑娘身边,自己找时机报恩”,他想越觉得这是个好办法,高兴的提议。

     “捡你回去?”

     绾绾怀疑的看着他文弱的身材,“你肩不能挑手不能提,我还要养你,”她一桩桩掰着手指数给他听,最后嫌弃的摊手,“太不划算了,可不可以不要?”

     “不过……”一个念头隐隐成型,绾绾慢慢悠悠的起身,走到元季对面站好,双手环抱在胸前,仰起头,“书生真心想要我收了你,也是有可能的。”

     “什么?”

     元季越听越不对劲,他堂堂七尺男儿,少有才名,虽是一介布衣,却是相当自负的。如今竟然被嫌弃至斯,这简直是莫大的侮辱,太伤自尊了,他忍不住反驳“姑娘切莫小瞧小生这副模样,看着文弱不堪,可是小生可聪明着呢,小生自己会赚取银两,无需姑娘养……”

     “书生,我话还没完,你急什么?”绾绾打断他一连串的辩解,凶恶的盯着他,一副他再多说一句就要上前撕了他的模样。

     “啊?哦”元季看她一脸不善,屈服于她的淫威,识相的闭嘴。“姑娘请继续”。

     绾绾满意的点头,绕着他转了一圈,再在他面前站定。

     “书生,你这要往哪里去?”

     “京都长安”。

     “去长安作甚?”

     “会试之期将至,小生苦读十余载,欲前去参与应试,希冀能博一个功名”。

     “长安可有意思?”

     “小生不曾到过京都,但长安乃天子脚下,繁荣不必他处,据小生同窗描绘,长安城里有波斯人商人往来经商,想必是十分有趣。”

     “书生要报恩?”绾绾话题一转。

     “啊?是,姑娘滴水之恩小生当涌泉相报”,元季不知话题怎么转的这样快,但还是乖顺的接着回答。

     “我现在没事要你相帮,岂不辜负书生你的美意?”

     “姑娘莫放在心上,小生会留在姑娘身边,找机会……”

     “书生不是要前往应试?”

     “啊,是,小生会想个两全的法子的。”

     “书生要我捡你回去?”绾绾不等他说完,继续问道。

     “小生是说过这话。”

     绾绾突然逼近元季,郑重其事的握住元季的手,无比诚挚的道,“书生要报恩,我又没什么需你相报的,书生又要我捡你回去,这样,书生带我去长安吧?如此一来,也算是捡你回去了吧?”

     啪,烧鸡掉在地上。

     “……是的”,女儿家若有似无的香味缭绕在鼻尖,元季脸微红,不着痕迹倾身想后避。

     “姥姥说我缺少红尘历练,书生会帮我的吧?”

     “……那个,姑娘……”他挣扎的想抽出手。

     “一定会的,书生要报恩嘛!”

     “……”

     “书生会教我什么是情爱吧?”

     “……”

     “恩,我瞧书生这模样是一定十分懂得情爱。”

     “……”

     “书生会反悔吗!”

     “……”

     “反悔要下阿鼻地狱的哦。”

     “……不反悔”。

     呃那个,好像哪里不对,元季感觉自己似乎被诓了。不不不,是他想多了,如此娇媚的姑娘救命恩人怎会诓骗于他。恩,对,一定是他想多了,元季努力催眠自己,忽视心里升起的异样不安。

     “书生,书生,元季,我叫绾绾哦,你记住了”,绾绾放开他的手,笑的像只偷了腥的猫,“希望你不要后悔哦”。

     轻飘飘的语句落在耳里,掉在心上,吓的元季打了个冷颤。

     傍晚,狂风骤起,吹动树梢,风声呼呼大作。树影斑驳的落在林子的空地上,张牙舞爪好不赫人。今夜的天黑的似乎异常早,格外叫人心里不安。

     “阿湫~”

     悄无声息的树林里忽然响起打喷嚏的声音。

     绾绾循声望去。

     元季凑在火堆前,双眼发直,呆呆的看着眼前的火苗。风吹过来,皱巴巴的夏日薄裳贴在他的肌肤上,分外单薄。

     恩~绾绾歪着脑袋思考,手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身下小白柔软暖和的皮毛。既然书生现在是自己的人了,可不能让他跑了。

     想到这种可能,绾绾手下动作微顿,低眉略略思考,继而有了决定。她若无其事的收手,坐直了身子,“书生,待会你吃了烧鸡,早点睡哦。今夜有任何声响都装作没听到。”

     啊?

     元季迷茫的转头看她,眼神澄澈而无辜。白天折腾了一日,疲累的慌。现下坐在火堆前烘衣裳,火焰暖洋洋的照在身上,意识昏昏沉沉的,欲睡欲醒。

     乍听见绾绾和他说话,一时反应不过来。

     绾绾没防备,对上他白皙清俊的脸,微微一楞,有些神思游荡。

     温润的眉眼,乌黑的瞳孔,温润谦和的气质,长发略显凌乱的披散在脑后,莫名的有种想好好呵宠他的冲动。

     这书生长的还真好看,她心想。

     “姑娘,姑娘,绾绾姑娘,……”

     元季被风吹的神志清醒了些,见绾绾傻傻盯着自己的脸,不明所以。他抬手用手背抹了抹脸颊,以为哪里有不妥。

     “咳咳~”绾绾回过神,羞窘不已,暗恼自己竟然沉迷于傻书生的美色不可自拔,她掩饰性的咳嗽几声。

     定是自己没有沾过红尘情事,叫这书生诱惑了,或者是,狐狸天性多情,见一个爱一个罢了。

     恩,定是这样,并非自己失态。她给自己找了两个貌似说的通的解释。

     “反正,叫你怎样做,你听便是”。

     绾绾自认刚才不过一时失态,作不得数,她睨一眼书生,随意的回答。接着转身背对元季,头枕进大白虎柔软的腹部,身子蜷曲成一只虾米,闭眼假寐。

     这姑娘也太随性了点吧。

     元季见绾绾对自己一个男子毫无防备,不经有些担忧。好在今天遇日的是自己,若是心怀不轨之徒,岂不要吃亏了去。他心想,明天一定记得提醒绾绾姑娘,日后,切不可在如今夜一般,孤男寡女共处一地,无端端惹出是非。

     这么想着,他学着绾绾的模样,找出包袱,枕在上头沉沉睡去。

     窸窸窣窣,耳旁传来嘈杂的絮语。

     元季睡的不太踏实,总感觉有人在自己耳旁说话,他迷迷糊糊的醒过来。

     火堆已经熄灭,天空灰蒙蒙的,只有稀稀拉拉几颗星星。元季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觉得现下身上精力满满,疲惫一扫而尽。

     他朝绾绾躺着的位置望去,突如其来的跳起身,那里,绾绾不见了,就连大白虎也不见了。

     元季心慌不已,绾绾姑娘去了何处?她离开,为何自己竟一点不曾察觉?

     他着急的四下寻找。

     突然,黑暗中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呵,这书呆子胆子可真大。”

     “要不我们吓他一吓?”另一个声音建议。

     元季唬了一跳,视线左右移动,寻找出声的人。良久,林子里寂静无声,他长吁一口气,放下心来。想必是自己疲惫未除,产生幻听了。

     “嘻嘻~书呆子,留下来和我们玩吧。”

     “我来抓你喽,找到你就不能走了哦。”

     伴随声音再次响起,林子间突然亮起一盏又一盏蓝色灯笼,漂浮于半空。元季被眼前诡异的一幕吓的双腿发软,挪不开步。

     ……一定是太累了,都是幻觉。对,幻觉,睡一觉就没事了。他闭上眼,嘴里不住催眠自己。

     扑棱棱,半空中风起扑腾。

     一只温热的手突兀的抓上他的臂膀,元季吓的立时睁眼,待看清抓他臂膀的东西后,眼睛恐惧的瞪大。

     它长的人身鸟脸,背上一对硕大五彩翅膀,腹部羽毛雪白。

     “我抓到你了哦。”

     它见元季看他,鸟喙突然出声。

     “妖……妖……妖怪”,元季发疯似的甩掉它的手,连滚带爬,胡乱朝林子里头跑去。

     “书生,半夜不睡觉,你瞎跑什么?”

     一个身影从前方,迎着他走来。元季很快辨认出是绾绾的声音。他激动地朝绾绾跑来,停在她面前,喘息着断断续续的道,“绾绾姑娘,妖怪……林子里头……”

     绾绾一手扶他站好,狡黠的轻问,“你说的是这样吗?”

     蓝色灯笼照耀下,元季清楚的看见,绾绾头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对毛茸茸的耳朵,一条硕大的狐狸尾巴从背后向上卷上她扶着自己的手,他的肩膀处还能感受到皮毛下传来的温度。

     元季怔楞,半晌傻兮兮的问,“绾绾,你……你……你是狐狸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