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 逢魔时刻
    “书生说绾绾是,绾绾就是喽~”

     黑夜朦胧,蓝色微光映出绾绾白日里慵懒的脸庞,狐狸眼分外风情万种。

     元季一时沉醉于她魅惑的神态,忘了回话。

     绾绾瞧他神思不属的模样,馥郁馨香的身子,恶意的,亲密的,软软贴上元季,唇角微勾,有意无意地在他耳后根呵了一口气,狐狸尾巴转而缠上书生腰间,两人之间,除了薄薄的衣衫不留一丝缝隙。

     元季只觉得空气中散发一股甜腻腻的、好闻的味道,微微熏人,十分舒服。他眼神迷蒙,不由自主把头埋进绾绾颈窝。

     “呵~”

     绾绾轻笑,眼神里带着点点不明意味的挑逗,随之伸出粉嫩舌尖,轻轻滑过书生耳垂,吐气如兰,微笑轻启红唇,“书生,色不迷人人自迷哦~”

     吓~

     元季陡然一个激灵,推开绾绾,绾绾不防,摔倒在地。

     “狐狸~狐狸~妖怪”,元季想上前扶起绾绾,又惧怕她妖怪的身份,欲哭无泪结结巴巴的不知如何是好。

     “噢~好痛,书生,你如此行径叫绾绾好生难过呀”。

     绾绾泪盈盈的望着元季,一副万般委屈,书生负心的委屈模样,睫毛上还挂着一滴泪珠,要落不落。

     元季不可自拔的,沉浸在绾绾竟然是狐狸精的骇人事实中,压根没听清绾绾的话。

     “扑哧~”

     隐藏在黑暗中的身影,似乎觉着看够了热闹,走出来。

     “狐狸精,你的魅术连个傻书生都搞不定,着实丢人的很。”

     “讨厌,苍术,干嘛说出来,没的玩了。”

     绾绾说着自行爬起来,拍拍身上的衣裙,斜睨来人,嫌弃他坏事。不过,这书生的反应真有意思,竟不受她诱惑。绾绾抬眸直直盯上书生,恩,以后就在书生身上试验自己自己魅术进步与否,她暗自决定。

     看清来人模样,元季顿时吓的三魂丢了七魄,那叫苍术的,可不正是先前抓他的人脸鸟身的妖怪么?

     左边是狐狸精,右边是鸟精。没的选了,元季扭头朝后跑。

     “呵~傻书生,此路不通哦~”

     绾绾好心唤他,可惜元季不听她劝。然后,没等书生跑几步,前方出现两个黑影。

     赫~蹬蹬蹬,元季吓的倒退三步,一屁股摔坐在地上。

     “傻书生,都跟你说了此路不通,你非不信”,绾绾毫无同情心的笑出声,抬腿靠近书生,恶作剧的摇着蓬松的大尾巴,扫上元季的脸。

     脸上毛茸茸的,暖暖的,但元季却害怕极了的直往后退。突然,他的手摸到一只脚,他顺着叫往上看,目光落进一双无声嘲弄的眼睛里。方才,前头走来的两个身影,不知何时转了方向,走到他前头来了。

     “啊”

     “书生,不准喊,不然我就吃了你”。

     元季刚想张嘴大喊,那人就出声威胁的道。元季惊惧的张了张嘴,终是不敢喊出口,生生憋回去。

     “小白,你别老吓唬他”。

     绾绾不满的嘱咐,可别真把书生吓坏了,不然谁带她去长安呢?

     小白?那只大白虎?可不是。元季在绾绾的话喊出后,才蓦然惊觉,这人额头上的王字正和大白虎脑门上的一模一样,只是方才天太暗,没注意到而已。

     现在是怎样,妖怪大聚会吗?

     夜里风吹过,元季身子抖,抖,抖,恩,纯粹是给吓的。

     小白察觉他控制不住的发抖,冷哼一声移开脚,凡人就是胆小。

     “绾绾,就是这书生吗?”

     盯着元季看了半天的另一个声影开口问道,声音沙哑异常。她一袭黑袍,长着和绾绾同样的尖耳朵和狐狸尾巴,只是她的是黑色,而绾绾是赤色罢了。

     “姥姥,就是他,我眼光不错吧?”

     绾绾止不住得意,狐狸眼咪成了天边的月牙缝儿,讨好的看着姥姥。

     “确实不错”,姥姥毫不保留的赞赏,不错,孙女儿的眼光就是好。她转而上前扶起元季,“你是元季?你要带我宝贝孙女儿上京都?”

     元季不敢挣扎,小心翼翼避开狐狸姥姥的手,听得她的问话,脑子一片白光闪过,带只狐狸精在身边?别闹了。

     “那个…”他犹犹豫豫不敢直接拒绝,这里不管哪个自己都惹不起。

     “恩~”,绾绾看出他的拒绝,威胁的眯眼瞪他,书呆子想摆脱她,哼,想都不要想。她眼珠子一转,好不知脸红的嫁祸他,“书生,你刚占完我便宜,就想始乱终弃吗?再有,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你自己说的有恩不报非君子,你是想做小人吗?”

     “不不不,是你使坏,对我用魅术…”元季慌忙的反驳,却在绾绾的瞪视下,声音越渐越小。

     “书生,我只问你,你抱未抱我?”

     “……抱了。”

     “那不就是。”

     “可是……”

     “没有可是,抱了就是抱了。”

     绾绾直接定案,不给元季辩驳上诉的机会。

     不成,这样不成,不然真要带只狐狸在身边了,绝对不成。元季急的直冒冷汗,怎么办?怎么办?

     对了,有了,他灵光一闪,脱口而出,“可是人妖殊途。”

     “人妖殊途,呵~”,绾绾危险的轻笑,“书生,凡世间之物都有灵,修炼时日久了,自然修成精怪。”

     “呵呵~你可知,这林子里一草一木,皆为精怪呢?”

     绾绾再轻笑一声,声音飘飘渺渺的落在元季耳里不甚清晰。

     元季不可置信的环顾四周,除了眼前几人,还有其他妖怪?不不不,应该是骗小生的。

     “怎么?你不相信?”

     绾绾轻易的从元季脸上看出他心里所想。

     “啪啪”,她也不多解释,直接抬手拍了两下。还是让书生自己看明白的好,免得总以为是自己老诓他呢。

     拍手声刚落下,黑夜中忽然响起咿咿呀呀的说话声响,好像有无数幼童在学说话,声音稚嫩,听不清具体内容。

     随着牙牙学语的说话声和婴儿啼哭声响,林子中的花、草、树木中间冉冉升起点点微黄色亮光,好像夏日里成群结队的萤火虫,漫林子都是。

     微黄色亮光聚在一起,照亮了暗蒙蒙的林子。

     “书生,你瞧,这里每一个亮光就是一个花草树木的精怪哦~”,绾绾不坏好意的对元季说明这些光亮的来源。

     “什么?”元季震惊,这里可有成千上万个微光,那岂不是说有成千上万的精怪在这?他不敢开口,害怕惊扰了这些精怪,又化作什么可怖的模样来吓唬自己。

     “傻书生,槐树爷爷在和你打招呼呢~”,绾绾蓦地指着身后的老槐树,对他道。

     元季顺着绾绾手指方向看见,火堆旁的老槐树的树身上,赫然映出一张老公公的脸,笑意盈盈的,胡子眉毛挂到地上,枝干交错的样子,像是人的两只手。

     老槐树见元季目瞪口呆的望着自己,友好的朝他打招呼,“书生好呀”,声音苍老,恰是元季最早听见的,和苍术在一起的那个声音。

     噢,不。

     “咚。”

     元季终于承受不住的晕倒在地,后脑勺磕在地面发出重响。

     “呵~可怜的书生”,绾绾同情无比的想着,书生明日大概得头痛上许久了。

     苍术不屑,这馋嘴的狐狸最爱惺惺作态了。

     老槐树哀怨不已的吸吸鼻子,我有这么吓人吗?

     小白再次冷哼,凡人就是胆小。

     最终,还是狐狸姥姥公道的说了句,“难为这书生了,恰恰遇上满月逢魔时刻,精怪们控制不住自己的形态,没吓死,恩,不错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