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卷,法师降妖(上)
    民国年代,群雄盘踞,各地几乎都有自立为王的大军阀。

     而在民不聊生的时代中,狼烟四起,尸横遍野也似乎见怪不怪。

     其中经常有人看见冤魂恶鬼也不是稀奇事,曾在广西一代,还有一队军阀碰上阴兵借道,结果全军覆没。

     民间一些绘声绘色的故事也就流传开来,各位看官您瞧好了,下面我就讲一个法师斗二怪的故事,方言(杀蛤蟆精与哈蛇)注:哈是方言,意思是瞎的意思。

     说在民国时期的甘肃兰州黄河边周围,就发生过一件怪事。

     黄河一直以来都是富有传奇色彩的一条大河,奔腾不息,怪事年年有。

     要说这黄河的周围,就有一个大湖泊,水呈黑色,混浊不已。

     这湖泊要说是水混浊也就罢了,可周围是寸草不生,光秃秃一片。

     原先在湖泊周围住着几户人家,一开始倒也相安无事,几年过去后,这半夜总是听见“呱呱”的叫声。

     晚上有无聊的人出去看,结果是一出门就失踪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就像是人间蒸发了。

     慢慢的传言流开了,说黄河边上的湖泊里有厉鬼,一到半夜就来勾魂了。

     要是谁半夜出去,准会被那厉鬼索了命去,沸沸扬扬的传闻一时间让人人心惶惶。

     时有战争爆发,本就民不聊生,现在又有厉鬼勾魂,在那个年代里,一些人干脆想死的心都有了。

     这村子里住着一家人,是一对老年夫妻,男的叫后建辉,人送外号惊涛娃,由于家里排行老二,又叫后老二,这惊涛娃年轻的时候可是下海的一把好手,惊涛骇浪从就没有胆怯过。

     要说这晚不没事嘛!老夫老妻在床上嘿咻完,后老二年纪也大了,前列腺就是憋不住一泡尿。

     光着屁股在屋里转悠半天,愣是没找着尿一壶的东西。

     这俗话说人有三急,紧要关头,总不能在屋里就扶起小鸟射一地吧!

     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打开门就要出去,可这个时候这媳妇就害怕了。

     “我说老头子,你这大半夜出去,莫不是要去找死,现在厉鬼索命传的紧,要不就忍忍也就过去了”。

     嘿,一听媳妇这话,后老二顿时就不乐意了,“你这衰婆娘,忍忍,要不我拿根绳儿拴上?我惊涛娃啥大风大浪没见过,当年船翻了,我在黄河里洗了个澡还不是好好的站在这里,它厉鬼我就不信比那黄河汤还吃紧?”。

     也不管媳妇阻拦,这后老二就披上衣服出门了。

     找了个没人的地儿,这解开裤带正舒服了,就听见远处传来“呱呱”类似蛤蟆叫的巨响声。

     “这什么鬼叫声啊!”

     后老二打了一个冷颤,转头看了看四周,什么也没有,分平浪静。

     可这抬头一看天空,顿时给他吓的一屁股做地上,尿了一裤裆。

     远处一块乌云密布的天空中,只见一只百丈大的蛤蟆在腾云驾雾。

     对着天空中的月亮呼吸,一吸,周围顿时看见一道道霞光瑞彩涌向它嘴里,而一吐之后,一片片黑雾便是缭绕在它周围。

     这分明就是蛤蟆精在吐纳之间吸收日月精华啊!

     癞蛤蟆时长见,几百长高,腾云驾雾的癞蛤蟆,这后老二还是第一次见。

     惊涛娃虽说不惧惊涛骇浪,但是看见这一幕,还是两腿一瞪,吓晕了过去。

     这媳妇在炕头等了半天,就是不见后老二进来,心想莫不是已经被鬼叼了去。

     她一妇道人家,胆子也比较小,不敢出去看,左等右等老是不见人进来。

     从厨房案板上抄起擀面杖,就探头探脑的走了出去,这没走两步,就看见后老二到在门口。

     “哎呀我滴个妈呀!让你忍忍你不忍,现在被厉鬼勾魂儿了,剩下我一个可杂活啊!”

     哭丧着走过去,一摸鼻子,这后老二还有气儿,应该是晕了,

     “哎呀,还没死,”这媳妇一想,“哭早了,还好这老头子晕了,要是没晕,肯定少不了他的臭骂”。

     连拖带拽将这后老二给弄回了屋,心想也不能不管呀!这要搁外边就那么放一夜,不死也得得病。

     这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后老二一睁眼可就闹上了,说什么蛤蟆成精了,村里失踪的人是被吃了,那怪物就躲在黄河边的黑湖泊中。

     后老二披头散发,状若疯癫,一看就是被什么东西吓傻了,一天躲在屋里就是不出去,吃喝拉撒全在屋里。

     久而久之,大伙就认为这后老二是被厉鬼勾魂儿了,所以变傻了。

     妖怪吃人的事闹的沸沸扬扬,当时传到了管辖甘肃这一片区域的军阀李长清耳中。

     要说起这李长青,就不得不说一下他的身世来历。

     李长清,(1883-1925),甘肃临夏人,行使出身,李长清体格矫健,娴熟架操,所以当兵时很受陆洪涛的赏识,从马弁一步步被陆洪涛提拔为副官、副官长、营长、团长等职。

     1924年陆洪涛升任甘肃督军后,将省直属部队编为甘肃陆军第一师,自兼师长,下辖两个旅,李长清为第一旅旅长,下辖包玉祥、姚廷相两团。

     1925年3月,陆洪涛中风卧床,李长清便暗中与陇东镇守使张兆钾联系,欲拥张来省任督军,而由自己接任陇东镇守使。李长清率兵入省督军府,逼陆洪涛委任其为师长,逼陆交出师长印信,随后突袭第二旅黄得贵部,将其击溃,形成独霸兰州的局面。

     1925年7月,陆洪涛在李长清等威迫之下,以自己的风疾不治,特电北洋政府临时执政段琪瑞,辞退督军兼省长职。北洋政府发表冯玉祥为督军,冯玉祥令第二师师长刘郁芬前赴甘肃,代行督军职务。

     李长清率兵在打败黄得贵后,自任第一师师长,于兰州东郊一带,仍行积极布防,防备发生其他事变。

     这刚赶上战争结束,严谨部署的期间,自己管辖之地出现这类事件,李长清为平息谣言,特遣一个班来巡查。

     当时的编制还不算太正规,虽说一个班,但人数快赶上一个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