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卷,天师伏魔(一,驱魔道长张子扬)
    《三神破煞》稍后放出,暂时更新这个。

     下面要说的这个故事是发生在清末时期,大伙都知道清末那是一个乱世,大清朝面对外来入侵,割地赔款,清朝的软弱无能,导致我大中华土地被洋人瓜分,虽说后期稍有改善,但在内部,更是军阀横生,随便拉个百八十人都可以成为一方霸主。

     《一》驱魔道长张子扬

     那时候每天每时都在打仗,今天你打我,明天我灭掉你,哀鸿遍野,死伤无数,平常百姓在那个年代中,如同炼狱一般。

     更加要命的是那个时候不光有军阀战争,更多的是还有那冤死的孤魂野鬼四处作乱,让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有冤魂作祟,那么就有驱魔人收服,其中茅山第二十八代弟子兼掌门的张子扬,带领着两名徒弟长驱南上,除妖降魔,留下一代美誉,其中有一段便是发生在淮阴镇的惊险故事。

     话说这师徒三人长驱南上三个月之后,便是来到了这淮阴镇。

     张子扬是一代茅山大师,这纵观山脉走向,便是发现这淮阴镇坐拥龙脉之地,是块福地,但是天空东方却是一片妖气笼罩。

     这张子扬掐指一算,便是发现这地方虽说是一块风水宝地,但是阴气也同样强悍,这地方必然有强大的妖物出现,要是不铲除,迟早会将这一块宝地变为邪煞之地,危害乡里。

     修道之人,应当已救人除妖为己任,茫茫大山,一时半会也找不到邪煞地,这张子扬便是吆呼两名徒弟进入镇子,买了一块地,开了一个亦庄。

     要说这亦庄,一般人可能还不知道,可以算是一个客栈,但这个客栈可不是给活人住的,而是往来的赶尸人停放尸体,驱魔人歇脚,还有一些客死异乡无人问津的尸体停放的地方。

     那时候冤魂丛生,可不是只有张子扬一个人,湘西的赶尸人,在死者家属重金聘请之下,拿着画像专门来各处的亦庄将一些客死异乡的人的尸体运用秘法让其活动,成为行尸,将其送还家门。

     而祝由世家一些正派之人,利用祝由术的神奇术法专门为一些濒死垂危的贫苦人治疗。

     而茅山教便是降妖伏魔,能超度的冤魂超度,不能超度且为非作歹的恶鬼斩杀。

     平日里,这张子扬就依靠看风水,治病来维持亦庄的日常和两名弟子的生活。

     正好这天,张子扬在家中打坐,一名家丁打扮的人急匆匆的闯进亦庄,说是镇上大土豪钱员外家的家丁。

     说是最近钱员外家里怪事不断,想要请张子扬去府上看看风水。

     要说这钱院外可是十里八村有钱的大地主,一些农民的地都是他的财产,十足的土皇帝。

     张子扬推脱不掉,一想你个老梆子压榨民脂民膏那么多,这回也活该你倒霉,找上我,就是没事也得给你找点事出来,好好的黑你一笔。

     “耀武,准备家伙”

     呼喊了一声,这二徒弟耀武便是将木剑,墨斗,糯米,朱砂,笔砚,黄纸,铜铃等一系列家当收拾齐全,装在了一个包里交给了师傅。

     “师傅,要不行你带着我去呗?我怕你应付不过来”大徒弟耀文凑上来,一脸的殷切。

     “马屁精”一看到自己的台词被大师兄抢走,耀武不悦的暗自嘀咕。

     “带上你就能应付过来?”张子扬看了一眼耀文,眼睛瞪的硕大。

     “耀文出马,一个顶俩,师傅您不行的时候还有我啊?”

     耀文边说边笑嘻嘻的耍了两下花架子功夫,一脸的傲然。

     “既然师傅不行,那不如你去吧?”张子扬眼睛一横,手向外摆了摆,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我突然发现地还没扫了”耀文一看张子扬的脸,顿时如同泄气的皮球一样赶紧拿起扫把一边干活去了。

     “嘿嘿,活该”耀武一看师傅不带大师兄去,顿时眉开眼笑,偷偷一乐。

     “嗯en”张子扬双眉一横,瞪向偷偷发笑的耀武,后者顿时全身一哆嗦。

     “大扫除,我回来要是看见屋里有一丝灰尘,今晚就不用吃饭了”张子扬怒喝一声,在那名钱员外家丁的带领下扬长而去。

     虽说现在是战乱时期,但是却对这钱员外丝毫没有造成影响,一对朱红大门敞开着,门前一对石狮子威武不凡。

     刚进门,便是有一肥头大耳之人迎面而来,脸上堆满了笑容:“哎呀,张先生,您可算来了,我钱某人一家大小可就靠您了呀!”。

     客套了一下,张子扬便是跟着钱员外进了大厅,停滞不久,随便应付了两句,张子扬便是拿出罗盘四处看了起来。

     从屋里到院里转悠了一整圈,愣是没发现有何可疑之处,而且罗盘也没有丝毫的动静。

     放下张子扬这边咱先不说,亦庄内耀文耀武两兄弟忙活了半天,总算是将整个亦庄打扫的干干净净。

     耀文擦完地,直起腰擦了一把汗,看了一眼外边的天色,嘀咕道:“天都快黑了,还不见师傅回来,这钱员外家可是附近的大户人家,要我说,师傅准是在钱老爷子家吃酒宴过瘾了,这可倒好,把咱哥俩儿扔这,也不管不问,这么下去,迟早被饿死”。

     耀武将毛巾上的水拧干,拿起鸡毛掸子四处晃悠,闻听耀文之言后说:“我说师兄,你就省点力气吧?闲的没事你不如去吧祖师爷的灯油加满”。

     “为什么不是你去?”

     “哎呀,你一看我就知道在扫蜘蛛网,那有时间去啊!”

     耀文嘀咕道:“也不知道师傅哪根筋搭错了,收了你当我师弟,每次干活都是我先上,遇到好事总是你先来”。

     耀武转身看了一眼提着油壶正在往灯芯中加油的耀文道:“呀,你怎么不说自从师傅收了我之后,挨骂最多的就是我了?我解救你于水深火热之中,让你多干点活报答我一下你还发牢骚,要是没有我,洗衣拖地干活挨骂你不得全部受着?”。

     “不过说的到也是,算了,看在你替我分担了挨骂的份上,我就不计较了”。

     “这还差不多,让你供祖师爷也是对你好,万一祖师爷一显灵,给你带走了,你就享福了,剩下的事还不是我自己来,师兄啊!一会加完油泡壶茶来,累死我了”。

     耀武将手中鸡毛掸子放在桌子之上,自顾自的揉捏起肩膀来。